巴黎日记:在欧洲议会 十分钟我就把他们说服了

更新时间:2021-06-15 10:19:08 作者:焦飞 阅读:581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】

今天是封城第25天,媒体热议的话题竟然还是重灾区巴黎过多户外散步的人群。

在现场,记者拍摄到没有戴口罩的男男女女,进行各种健身运动:俯卧撑、跑步、散步、遛狗、骑自行车。公平来说,政府一而再升级限制措施,但却就是没有改观。法兰西民族的勇敢、浪漫和对自由的热爱,真是巴黎醒目(刺目?)的风景。

今天对于法国华人来说,最轰动的一个消息是新闻台CNEWS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,介绍剑桥大学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的一篇论文,认为新冠病毒有A、B、C三个来源。A类更多出现于美国和澳大利亚,中国是B类,欧洲主要是C类。说重点:B类是从A类变异而来。我随后去剑桥大学和美国PNAS网站,都找到了这篇论文。不过和华人社会轰动不同,法国媒体也就这一个报道。

当然根据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情况,不能仅根据一篇论文就下结论,就如同政府也不会仅根据一篇论文就做决策。不同的学术研究成果或者反对的声音都会有。但如果这一结果最后成为共识,那么会有人要求美国道歉和赔偿吗?

早上收到1月份在台湾观选时寄回来的书,现在全球物流都受到严重冲击,真是个意外之喜。邮递员戴着口罩,远远的把包裹放到外面,也不签字了。戴上手套、口罩,先用酒精对包裹消毒,再拿到院子里暴晒,晚上才拿进来。想想都有些好笑,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。

越来越多的法国超市开通网络购物,但自己一整天里多次尝试都没有成功。要么没有货,要么晚了,当日送货次数用完。看来还是得指望华人超市了。

连续两天的日记都谈到如火如荼的媒体战,引发了网友的热情关注和参与。有一个问题问的十分到位:有什么好办法能让中国的话语更有说服力?讲抽象的大道理没有多少意义,就分享一下我的个人经验吧。

2019年4月,我去布鲁塞尔欧洲议会谈“一带一路”。我只用了十分钟,两个理由就把他们说服了。

自从中国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后,得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。但西方大国出于地缘政治的原因而反对。美国是公开表明反对的立场,法国、德国和英国则表面上支持,却找透明度、债务陷阱、环境保护、公平性等理由来抵制。他们对中国主流的表述如互利共赢并不以为然,认为是外交辞令。而我们见面的时间也只有一个上午,必须在短时间内达到说服的目的。

一见面,对方先提出一个法国各界老生常谈的话题:中法贸易逆差300亿欧元,怎么解决?我非常坦率地说这个问题在中法之间无解,因为这是结构性的问题。我告诉他们中国也存在同样的问题:我们和韩国长期存在逆差,现在高达1000亿美元。和台湾地区的贸易逆差也高达800亿美元,还有沙特等等。

中国的解决之道并不是要求这些经济体如何如何,而是全球做生意,东方逆差西方顺差,这样整体下来,中国仍然是顺差国。

法国要想解决和中国的贸易逆差,最好的办法是成为第一个积极加入“一带一路”的西方大国。法国的资金、技术、产品都有优势,而且中国会为了感谢法国的行为而给予巨大的回报。

随后,我抛出第二个理由:1950年的时候,欧洲人口是非洲的两倍,现在非洲人口是欧洲的两倍。按这个速度,本世纪末,非洲人口将是欧洲的十倍。如果到时非洲仍然不能解决发展问题,难民危机将极为严重。他们将会去哪里?自然是去又近又富裕的欧洲了。

我说到这里时,发现他们的脸色一下剧变,甚至有毛骨悚然的的反应。我接着说道: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就是帮助非洲的发展,欧洲只有支持“一带一路”,才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。

就这样,至少和我见面的欧洲议会代表,在十分钟内就被我说服了。

当然,我也遇到过不讲理的问题。比如就曾有法国人问我:“中国需要多少石油才够?”我立即满脸微笑、非常柔和地说出一句狠话:“法国不用了中国就够了”。对于这样的问题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

打舆论战,政府、外交、学者、民间需要组成合力。不妨看看这一次美国和德国的出版社是如何自觉参与这场大战的。中国经常讲打一场人民战争、立体战争,其实舆论战西方打的就是这样的战争。

早上又一次被美国惊住了:累计确诊新冠肺炎462135例,较前一日新增37190例。累计死亡16513例,较前一日新增1984例。疫情“震中”纽约州当日新增病死799例,创单日最高纪录。过去两天每日新增确诊数更连续超过3.7万,新增死亡均在2000例左右。自3月23日以来,美国已连续18天日新增确诊数破万。

不仅如此,一些特殊领域比如芝加哥的监狱就确诊了450例。我还记得山东出现监狱确诊病例时,大量官员被问责。可号称有效问责的西方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官员受到惩罚。

美国疫情为何如此严重?屡创不可思议的纪录?这除了美国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外,确实也与其检测能力有关。法国医疗学术界预测本国已有160万人感染,但检测能力低,无法得到证实。

当然根本的还是美国对疫情严重忽视了。正如纽约州州长科莫所说,“我们从第一天起就低估了疫情,我们正在为此付出代价”。美国经济学家、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保罗·克鲁格曼也撰文严厉批评了美国应对疫情的策略,称美国是“死亡和否认”之国。

他批评指出,最重要的原因是最高领导人的昏庸:数以千计的美国人正在死去时,总统还在炫耀他的收视率。美国出现疫情后,特朗普一直宣扬这不过是一个大号流感,流感每年美国都死五六万人。他还说4月份天气一热,病毒就消失了。他的态度严重影响了整个国家的应对措施。

从政治制度角度看,则有其独特性。一是美国是联邦制,各州的权力相当大。比如纽约疫情极为严重,超过当初的武汉,但美国联邦政府却无法宣布封城。即使特朗普想局部封城,也遭到强烈反对,认为是战争行为和违反宪法,特朗普也无计可施。纽约不封城,当然是要考虑州的形象和经济损失,但大量的感染者也就跑向全国。

现在美国仍然有八个州不实行隔离令,联邦政府也没有办法强制执行。

这并不是第一次在面对外部严重挑战比如巨大自然灾害,州政府出于私利而拒绝联邦政府的干预。2005年8月卡特琳娜飓风袭击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,后果极其严重,已经超出州政府的控制能力。但当联邦政府援助队伍抵达时,却无法进入:因为州政府不同意,只眼睁睁的看着势态恶化。

后来在灾情严重的巨大压力下,州政府才被迫同意。再后来,新奥尔良市出现了无政府状态:抢劫猖獗、劫匪们公然当着警卫队和警察的面,大肆烧杀抢掠和强奸,又和警方枪战。300名刚从伊拉克撤回的国民警卫队队员已经抵达纽奥良市维护治安,并被授权随时开枪击毙暴徒。直至9月4日,该市还发生武装团伙与警察之间的枪战。

制度的结构性问题往往是无解的,从卡特琳娜到今天的新冠病毒,再到未来的灾难,都很难改变。

自然灾害也好,疫情也好,在初期如果不能有效控制,其后果极其严重。中国宣布封城时,检测确认的病例还不到一千,最后疫情仍然达到八万以上的规模。现在纽约都超过十万了,仍然还是开放状态。由此可想而知美国疫情将达到什么程度。

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西方屡屡批评中国反应慢了,这种速度还是慢的话,西方算什么呢?它怎么还自认有资格对中国说三道四呢?就是现在,美国、西班牙、意大利、法国、德国这五个超过十万的国家(还有四个死亡超过一万),其措施能比得上当初的武汉吗?这像不像一个不及格的学生却在嘲笑一个99分的学生丢了那一分呢?

二是美国的三权分立。全球国家真正采用三权分立的极少,美国算是一个例外,而且还强调不同权力机构尽可能由不同政党控制。议会制国家由于议会多数党才能执政,所以都是议行合一,同时司法在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并不是很突出。

就是法国这样的半总统制,在出现过两次左右共治之后——即国会多数与总统不是来自同一个政党并由反对党担任总理,对选举进行了改革:总统选举之后就举行国会选举,确保国会和总统来自同一个政党。

欧洲这种做法的好处是体制的效率高(人的效率仍然很低)。其实亨廷顿很早就指出美国和欧洲政治制度的这个差别。至少这次在抗击疫情上,美国的体制整体表现比欧洲还要差。

比如威斯康辛州州长决定取消4月7日的党内初选。但共和党掌控的法院却认为这个决定违法,强行在疫情下进行选举。法国也曾犯下同样的错误,但那是总统判断失误,不是三权分立的原因,而且总统随后就取消了第二轮选举。

这里我多说一句,西方主要国家除了法国之外,没有一个国家是直选领导人的,不管是总统还是总理。曾有一次CNN记者问温家宝总理,什么时候中国可以直选他这样职务的官员。这个问题本身就问错了,因为西方总统还有直选的,总理则一个也没有。

最后一点则是美国正逢大选年。抗击疫情一件很单纯的民生问题就成为国内政治问题。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一直刻意低估疫情,一直积极主张尽快复工,包括很积极地甩锅责任到中国身上。

至于纽约州反对封城,除了经济因素外,恐怕还有一个是民主党、一个是共和党有关。已有媒体报道拜登有可能邀请科默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,联手向特朗普发起挑战。政党斗争影响到民生比如政府关门,也是美国的制度常态了。

当然严格说来,美国的医疗体系和制度也存在严重问题。美国法律规定,为了确保检测品质,在面临国民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,医疗院所实验室必须先向食品药物管理局(FDA)取得紧急使用授权(紧急使用授权,EUA),才能研发并使用自家检测模组进行疾病筛检。

由于这项规定限制,在美国出现首例确诊一个月后,全国上下仍仅是疾病控制暨预防中心(CDC)及少数公立实验室,取得授权进行筛查及有适当的检测工具。

根据疾管中心数据,自疫情爆发至2月26日,仅有445名美国民众接受筛检;当时的韩国已经每天能检测2万人。此外,疾管中心初期筛查标准严苛,只准许医生检测距最近到过中国,或曾接触确诊疾病的疑似病例,导致大量感染者漏检。

此外,由于2700万左右的人没有医保,支付不起高昂的检测费和治疗费,他们一旦感染不但不敢去医院还要继续工作。直到4月初,美国才对所有人免费检测和治疗,但实在是太晚了。

这一切都导致美国错过在疫情初期,了解真实情况并采取正确措施的机会。

今天美国第一夫人戴上口罩并提倡大家都要如此,结果却被发现戴倒了。第一夫人虽然不是官员,但其象征意义和作用远超过一般官员。以中国的标准,这是很大的纰漏,但在美国也就只是一个花絮。美国疫情都发展到这个程度,第一夫人还戴错口罩,可见是多么的不走心啊。

这一次新冠疫情令西方思想界处于空前的困境之中:中国面对未知病毒,干脆利落战胜病毒,显示了强大的动员能力、组织能力和应对能力。西方有中国探索出来的经验,还有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,表现却十分的令人失望。

西方思想界有三策应对:上策是承认中国的制度表现,承认自己的制度问题,然后才有可能进行深刻的变革。现在公开肯定中国模式的不多,微软创始人比尔·盖茨算是一个。中策是如福山,把问题都归到特朗普一个人身上,以后只要选对人就可以了。下策则是如美国和德国的出版社一样,转移矛盾掩盖真相。

西方选哪一策,相当程度上决定着它未来的命运。至于下策,我感觉这一次未必有效,而且恐怕还会要起反作用:会促使被影响的国人转变过来。目前全球死亡人数已突破十万,其中多数都在欧美(欧洲占70%)。如果这样大的灾难都不能使西方进行深刻的反思,它还有反思能力吗?

今天英国疫情继续迅速恶化,单日死亡达到空前的980例,总数接近9000。小国比利时死亡人数竟然也一天接近500,累计更是超过3000,接近中国了。

德国有一则令人辛酸的消息:数千罗马尼亚季节性打工者,尽管面临疫情的威胁,仍然在机场排队等着飞往德国。四月初,德国决定允许从事农业采摘的外国劳工进入,于是就出现了上述一幕。

罗马尼亚拥抱西方民主已经三十多年了,它在西方体系里扮演什么角色呢?当坚持走自己的路拒绝西方政治模式的中国每年向全球输出1.6亿游客时,这个国家输出的是什么呢?(巴黎警方发布的数字,色情从业人员主要来自东欧)。

法国令人震惊的消息接而连三:一名不到十岁的儿童病亡;法国唯一的一艘航空母舰戴高乐号已经有五十人感染,中断在波罗的海的演习紧急返航。戴高乐航母自3月15日就已经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,何以爆发疫情?美国已经四艘航母出现感染,由于缺乏透明度,无人知道原因。

大巴黎地区60%的养老院被感染,全国养老院单日新增死亡433例(加上医院死亡合计997例)。政府一直强调要严密保护的养老院竟然成为重灾区,到现在也无人知道原因。

看来,西方这一次缺乏的不仅仅有问责,还有透明。

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

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